美国解密对华战略 要武力援台在第一岛链对抗中国

原标题:观察者网一周军评:荒唐的对华战略框架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世纯]

本周最重要的军事新闻,无疑是特朗普当局在行将换届之际,突然解密了《美国印太战略框架》。这份文件诸多触碰红线之处无疑将是特朗普为拜登埋下的最大的雷区,但过于荒唐且无法执行的纲领影响了文件的政治权威性。另外一条重要的军事新闻,则是朝鲜突然又举行了阅兵仪式。尽管这次庆祝性的阅兵展示的武器不多,但阅兵背后朝鲜在“八大”上的政治变化则更加引人注目。

荒唐的对华战略框架

1月14日,特朗普当局在行将换届之际,突然提前30年解密了一份由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于2018年制定的《美国印太战略框架》。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也随后撰写了措辞强硬的公开声明。

这份框架性文件,可以视作是白宫基于当前地缘政治局势制定的,美国在东亚、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战略目标与行动指南。这份保密等级为“秘密”(Secret)、“仅限国内参阅”(not for foreign nationals)的文件一经推出,就颇为引人瞩目。

作为一份主要针对中国、次要针对朝鲜的地缘政治战略框架性文件,这份文件具备一定的政治权威性,在涉华的每个方面对做出了对抗性的描述。在军事上,这份文件要求美军“获得足够的能力”,同时武装美国在这一地区的盟友(简而言之就是除了朝鲜以外所有国家和我国台湾地区),以阻止中国对美国和美国的“盟友”使用军事力量,挫败中国的行动;在经济上,这份文件要求美国“提升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参与度”,让周边国家达成“中国威胁论”的 “国际共识”,阻止中国“掠夺性经济威胁”。在政治上,美国要发动“意识形态斗争”,同时向政府、企业、大学、中国的海外留学生、新媒体和普通公民宣传所谓“中国的压迫行为和在全球施加影响力的行动”,同时要联合台湾地区、新加坡、韩国和日本等“民主政体”,宣传民主政体“前所未有的民主成就”。

《美国印太战略框架》最引人注目的一点,是其在对华军事对抗策略上直接指明要以“军事力量威慑中国”。该文件对第一岛链内的所有国家和地区都做出了极为夸张的安全保证。这一文件要求美军明确“否认”(Denying)中国海空军在第一岛链内的制空权与制海权。考虑到美国文件的一贯笔法,这个Denying完全可以翻译成直观的“移除”(Remove)——解放军或许在第一岛链内曾有海空军优势,但是只要美军介入,解放军海空优势就被“deny”了。

而第二点则语调最高,文件要求美国军队在战时足以“保卫”(Defend)第一岛链内的盟国与伙伴,当然也包括台湾地区。此外文件还要求美国军队必须在第一岛链外的所有领域维持“支配”地位。这份文件随后还有一个部分内容被涂黑,没有被解密,这可能涉及到美军对华核政策或者美军针对中国本土,乃至针对人民政权的战略框架。

不管是从军事角度来讲,还是从政治角度来讲,这份文件已经实质上越过了“红线”,变相帮助蔡英文获得她执政4年梦寐以求的“美国对台军事承诺”。同时明确宣称美国会在一场横亘整个印太地区的军事冲突中与中国进行常规军事决战。这无疑是特朗普在执政末期,在中美关系上为拜登当局埋下的最大的雷区。

但不幸的是,《美国印太战略框架》的内容过于荒唐,描写的中国也并非现实位面的中国,因此没有可执行性,整份文件的政治权威性并不足,也因此并未按照特朗普预期的那样引发轩然大波。

文件“豪情万丈”地宣称要“Deny”掉解放军在第一岛链内的“海空军优势”,让人想起美国海军20年代制定的不切实际,突入日本海的“橙色计划”。我们首先要明白,这是一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制定的“框架性”的文件,它只具备一定的指导意义,不管是五角大楼还是前线的印太司令部,在决策的时候都不需要遵守这一框架性文件的“指导性原则”,只需要参考这个文件即可。而特朗普当局在2018年以后的各种行动也是与这份文件“背道而驰”,美军在印太地区的种种行动,也显然没有遵循文件中的“指导性原则”。

在军事方面,美国在特朗普任期内虽然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扩军,并在东北亚地区增兵,但显然没有实际准备过消灭解放军优势区域的海空军力量。自2017年以来,美国印太司令部极少在第一岛链内进行“制海/空权争夺”的演习,或者说印太司令部没有公开过有关尝试敲掉我第一岛链海空军优势的情报。

近年来美国海军的诸多重大军事行动,其主要作战区域也是在我第一岛链外。去年夏天,美海军在持续一个月的南海双航母演习中,其航母战斗群主要的军事行动是离开南海区域,在我军当前侦察力量薄弱的菲律宾以东-澳大利亚以北(甚至以西)地区出现,演习在我海空军监视节点和火箭军打击范围外,尽远打击我南海、东海前沿节点和舰船。而在南海区域我军优势情报区域,美军的“航母打击大队”在去年一年时间里主要是以试探我军侦察监视体系为主,极少针对我军沿海设施和近海船团模拟进行打击。

同时美国海军的长期发展规划,也是尽可能地提高船团和舰载航空兵打击距离,这显然不符合在第一岛链内Deny掉解放军海空军优势的指导思想,印太司令部也并未如解放军的意,在第一岛链内准备投入太多资源。

在美国的军事准备上,美军自2017年以来面对解放军“此消彼长”的势头也并未得到遏制。自“军改”在2017年全面铺开以来,美军并没有对解放军进行2016年一样的军事施压,解放军近年来的两场大的战备活动基本上都是针对西疆局势以及有限的朝鲜半岛局势,总体上解放军较为顺利地完成了军改。在武器发展上,2018年到2020年恰恰是解放军大舰队完成下水海试,列装舰队的时间,同时解放军空军更是每年接收超过三位数的第四代乃至第五代新平台。而美军不仅没有在2018年以后按照马蒂斯的要求解决舰队、轰炸机队出勤率过低的固有问题,原本计划在2020年恢复航母部署常态,也因为特朗普应对疫情的不利而以失败告终。

军事上,美军没有文件中描述的那样豪情万丈,在武装盟友方面,美国显然也没有通过将中国包装成一个什么“终极邪恶”的国家从而获得大笔军售和军事合作。美国除了预料之中的增加了对台军售,但并未实质性提高对印、对韩和对日军售。可台军绝大部分新武器需要在20年代中期才能成军。

而在政治经济合作方面,特朗普在文件中对中国进行恶意丑化和不切实际的叙述,和中国在周边地区中扮演的角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确实反映出特朗普政府在框架制定上昭和参谋式的自说自话。在东南亚国家大力加强一带一路合作,压制南海争议,各国签署RCEP条约之后,这份文件属实有些滑稽。

如果说这份文件中针对中国的部分虽然夸张但好歹有些“政治意义”,那么针对朝鲜的部分则更加脱离实际。这份文件发布于2018年2月,彼时朝鲜已经试射完火星-15洲际弹道导弹,并进行了历史性的2.8阅兵。尽管朝鲜已经事实上展现了能够威慑到华盛顿的洲际武器,但文件依然将对朝政策框架制定为“彻底压制”。文件指出,美国的目标是让朝鲜明白“放弃核武器是其政权存续的唯一保障”,长远目标是让朝鲜“永远无法威胁周边国家”。

但在文件发布后没多久,特朗普当局就不得不放弃敌对,开始与金正恩进行一系列“金特会”,虽然这些“突破性”的会面最终以闹剧收场,但美国也不得不承认朝鲜事实上的拥核地位。而朝鲜去年10月10日展示的一系列战略核导弹和八大定下的国防目标,则是这份指导性框架赤裸裸的打脸。对于这一系列“纸老虎”行为,美媒也毫不客气地指出这份文件是“彻底的失败”(total failure)。

这份文件没有激起太多风雨,除了内容离谱外,国内政治局势混乱也是原因之一。民主党在1月6日的国会山事件以后已经全面撕破脸皮,通过让各大公共媒体平台“封杀”特朗普的方式,实质性完成了“政变”,保证了权力交接。而1月6日以后,共和党虽然没有像民主党呼吁的那样罢免或弹劾特朗普,但主流政客基本已经与其切割。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在国内主流中已然“政治死亡”。

聪明的蔡英文在民主党未来2年全面执政的情况下,也不会帮助这具“政治尸体”。蓬佩奥虽然在国内失分不多,但作为特朗普当局的代表性人物,说话自然也不好使。他派出的驻联合国大使专机在起飞以后,被蔡英文致电拒绝来台,并被美国当局叫了回去。毕竟在大选当中蔡英文已经得罪了整个拜登集团,不可能为蓬佩奥拉抬政治前程而牺牲台湾政治前景。

何况,就在这篇文件公布前后,美国印太司令部的兵力依然是一年当中最空虚的时候——大量人员进退并补,转隶移防或者回国调休,没有可用的航母和两栖攻击舰战斗力量,主要作战力量不足一个联队和一个轰炸机中队。就在三周以前,解放军的航母作战力量刚刚越过台湾海峡,在三亚开始例行训练。这种海军机动作战力量上的敌有我无,也进一步阻止了特朗普、蓬佩奥在任期末尾进行任何政治军事冒险的可行性。

到头来,这篇文件无非就是特朗普时代美国右翼东亚问题顾问们的梦中呓语,是特朗普时代“虽然傲慢但是无能”的又一体现。这份由鸡犬升天的波廷格等顾问枉顾现实规划出来的框架文件,没有任何指导性意义,忽视了所有政治军事现实,无法用于解释特朗普一手挑起的“大国竞争”的任何一方面,最后也无非在1月14日当天上了一波媒体头条,仅此而已。当然,对于我们来讲,对美的长期竞争还会持续,随着拜登完成政权交接,统治两院一府的民主党制定出来的对华政策,显然要比依赖“民科”的特朗普政权更稳定、明确,且有更多的可执行性。

发表评论